加入书架 | 我的书架 | 推荐本书 | 章节错误举报 | 手机阅读

蓝色中文网 -> bet36手机登录_bet36体育在线走地盘_bet36被骗怎么办修真 -> 东厂恩仇记

第一百八十七回:画扇遗泪

上一页 ?????? 返回目录 ?????? 下一页

????画扇并入一壶宽,泪血染成红杜鹃。侯方域身陷囹圄,李香君闻听消息到县衙击鼓鸣冤,却不想县令黄耀武百般刁难,将李香君逐出公堂。苦命鸳鸯有缘无份,李香君不能得见侯郎之面,怅然凄苦泪满娇腮。有道是:“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。”行此卑劣之举者,不是别人,正是生爱因妒的阮大铖。

????阮大铖身为文人,却毫无风骨气节,初投东林学社未受重用,久而久之心生怨怼之情。他借酒浇愁,口中时常嗟叹:“良骥思伯乐,贤才期昭王。”阮大铖颓然丧志,在东林学子眼中难堪大用,是以吏科给事中的补缺,本来是属于他的,最后却偏偏落在了魏大中的头上。

????阮大铖十年寒窗籍籍无名,好不容易步入仕途,正是施展才华的大好机会,却不想左光斗等人横插一杠,令他的锦绣前程阴晦无光。追名逐利、醉心功名,世上几人可以做到陶渊明采菊东篱下的隐逸真性情。

????阮大铖恼恨之余,与东林学社撕破脸皮,分道扬镳,一气之下投靠权臣魏忠贤去了。

????阮大铖奴颜谄媚、阿谀逢迎,归入魏忠贤麾下之后,专做酥骨马屁文章,对阉贼大肆吹捧。魏忠贤见其文辞华丽、下笔行云流水,一纸矫诏擢升阮大铖为太常寺少卿。阮大铖倚权傍势,抱着魏忠贤的粗腿狐假虎威,老贼与东林学社的明争暗斗,阮大铖出力不少,其中公报私仇不言而喻。

????舞文弄墨、寄情山水,阮大铖虽然品行有瑕,却不掩风雅之意。未登途入仕之前,阮大铖走南闯北、结伴交友,归德府才子侯方域便是其中一位。二人吟诗作赋、酌酒对月,尽显才情。

????一日二人在园中对饮,酒过三巡、意兴阑珊之际,阮大铖拍了拍侯方域的肩膀,对他说道:“侯兄貌胜潘安,才比子建,不知可有意中人?”

????一话言罢,侯方域脸上困窘不已,他连声叹气地说道:“我家道中落,困顿不已,自己尚且食不果腹,哪里还敢作此非分之想。”

????阮大铖听了此言,咧着蛤蟆大嘴,满口唾沫星子乱飞地说道:“侯兄此言差矣,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兄四海漂泊,衣食无着,身边正应该有个嘘寒问暖的人。”

????侯方域起身抱拳施礼,阮大铖一把扯过他的衣袖,对他说道: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走走走,我带你去领略风花雪月。”

????二人步下生花、意乱神摇,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一座碧瓦朱甍的高阁,只听里面笙歌鼓瑟之音不绝于耳。阮大铖嘿嘿一笑,随即叩响门环,不多时门应声而开。一个眉目如画、仙姿绰约的女子,用银铃般的嗓音对阮大铖说道:“公子,您来了。”

????侯方域见此女俏目流波、脸现妩媚,他战战兢兢地对阮大铖说道:“这......这是青楼,我不去。”说罢,掉头便走。

????阮大铖出手如电,抓住侯方域的衣襟,如拎小鸡一般将他提了回来。他呲牙咧嘴地说道:“侯兄风雅之人,何以出此粗鄙之语,这是教坊,哪里是什么青楼?”

????侯方域连连作揖,乞求阮大铖放他离开。阮大铖另有所图,哪里肯答应?见侯方域执意要离开,阮大铖灵机一动,对侯方域说道:“侯兄,可知名曲高山流水?”

????侯方域听得莫名其妙,他对阮大铖说道:“此曲乃是春秋时期,晋国上大夫俞伯牙所作。”

????阮大铖点了点头,接言说道:“俞伯牙与钟子期引为知音,后子期死,俞伯牙摔琴不复再弹。”

????侯方域心中感慨万千,对阮大铖说道:“千金易得,知音难求啊。”

????阮大铖哈哈大笑道:“知音的确难求,侯兄诗文曲艺无一不精,

????这里有一才女颇晓音律,侯兄何不与其切磋一番,也好让我能够欣赏雅音仙曲?”

????闻听阮大铖之言,侯方域心中技痒难耐,能得阮大铖赞许的女子,必有过人之处,他渴仰一睹此女芳容。青衣女子引着二人上楼之后,沏了一壶雨前龙井,随后用清丽婉转的嗓音告诉二人,暂且稍等,

????李姑娘打扮一番即来见客。说罢,飘然而去。

????不多时,十名仙娥佳丽踏着惊鸿之舞,拥簇着一个红衣女子走了进来。她头上挽着桃心髻、眉似远山凝黛、眼含玉露柔波、朱唇皓齿,美艳绝伦。她轻轻向二人弓身施礼,十指纤纤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弹拨起来。琵琶铮铮之音,时而高亢如飞瀑流泉,时而轻柔似溪水湾流,天籁之音令人心旷神怡。

????一曲唱罢余音绕梁,阮大铖手舞足蹈,口中赞许不已。他看着琴师,垂涎三尺地拍手说道:“妙妙妙,李姑娘色艺双绝,难怪引得众才子为你痴情折腰。”

????李姑娘再次欠身施礼,抱着琵琶方欲下楼,阮大铖嬉皮笑脸,扭股糖一般来到李姑娘的身边,吓得姑娘花容失色。此时侯方域出来解围,拉扯住阮大铖,并连连向李姑娘施礼赔罪。

????李姑娘秋水盈盈的美目看了一眼侯方域,见他面如冠玉、唇似点脂、谈吐斯文、妙语连珠,不免心生好感。阮大铖喷吐酒气,眉飞色舞地对李姑娘说道:“香君姑娘,你可知站在我身旁的这位公子是谁?”

????李香君摇了摇头,阮大铖告诉她,这就是当世大才子侯方域。听闻此言,李香君美若桃李的脸上,现出一丝窃喜。她心中暗暗思忖:“久闻侯方域大名如雷贯耳,今日有幸在此一见,真真才是纵横、风流倜傥。”回眸一笑,种下倾世之花,李香君自此芳心暗许,侯方域却是不知。

????尔后阮大铖时而找侯方域请教诗文曲艺,侯方域倾囊相授、细心解惑,他为阮大铖的勤学好问感到高兴。其实他哪里知道,阮大铖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学会诗文曲赋,跑到李香君的面前卖弄。李香君接过诗文,冷冷地他说道:“公子的诗文平平无奇,而此诗却婉转秀丽,想必出自侯公子之手。”

????作诗讨芳心不成,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阮大铖尴尬气恼,鼓着腮帮子,不断地吞咽着唾沫。他挤眉弄眼地告诉李香君,姑娘冰雪聪明、慧眼如炬,一看就知道了诗文的主人。李香君讨厌阮大铖那张谄媚的脸,越看越觉得面目可憎,她将阮大铖一把推开,随即关上了房门。

????阮大铖咬牙切齿,脖子上青筋暴烈,他暗暗发誓,一定要给李香君点颜色看看。侯方域这个臭穷酸,居然能得到李香君的倾心,阮大铖是耗子掉灰堆——憋气带窝气,他给了自己一个耳光,暗骂自己引狼入室。

????回到府中之后,管家苟四见阮大铖神情冷峻、气郁结胸,支开家丁之后,亲奉一碗茶递到阮大铖的面前。他嘿嘿冷笑数声,对阮大铖说道:“老爷贵为五寺少卿,执掌刑狱,又有魏千岁在背后支持,还有什么解不开的烦恼,挥不去的愁丝?”

????阮大铖轻呷一口茶,随即将茶碗摔了个乱花溅玉。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苟四。苟四对阮大铖说道:“老爷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

????这件事情在小的眼里,简直是易如反掌。”

????听完苟四的话,阮大铖心中一亮,他连忙向苟四问计。苟四坏水上涌,在阮大铖的耳边窃窃私语一番,阮大铖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牙齿,黑鱼大嘴笑得合拢不上。

????“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”侯方域得见李香君,为其才貌所倾倒。

????然而他粗缯大布、寒酸潦倒,媚香楼这种风流温柔乡,岂是他可以涉足的。正在他为情所牵,心神恍惚的时候,杨龙友来到他的草舍之中。

????他指着侯方域的额头说道:“我看侯兄印堂发黑,怕是惹上桃花劫了,嘿嘿嘿。”

????一语被人道中心事,侯方域请杨龙友榻上叙谈。接着他将故友倾诉,以解心中块垒。杨龙友捋着长须,冲着侯方域嘿嘿一笑。他告诉侯方域,李姑娘秦淮八艳,色艺双绝,多少王公贵胄、才子雅士,都对其仰慕倾倒,你一个家徒四壁的穷秀才,居然能让她青眼有加,当真是匪夷所思。这可真是卓文君跟着司马相如私奔的千古佳话,要在你的身上上演了。

????侯方域见杨龙友打趣,急得直跺脚。杨龙友呵呵一笑,拿出一把玲珑象牙折扇,递给了侯方域。侯方域接过折扇,见扇面如脂如玉、晶莹纯白,他不禁心中大惊。对杨龙友说道:“此扇极其珍贵,纵是王公富贾的府上,恐怕也是难得一见。”

????杨龙友点了点头,告诉侯方域,这扇子是宫中之物。侯方域脸色大变,将扇子还给杨龙友。杨龙友仰面大笑道:“侯兄,你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我精于丹青水墨,与诸位王爷交情深厚,你不必问此扇从何而来,反正一非盗,二非抢。堂堂正正。”

????侯方域连连施礼,感激杨龙友的赠扇之恩。杨龙友咧嘴笑道:“才子佳人,成其一段爱情佳话,他不过是成人之美罢了。”

????得到友人的资助,侯方域脚不迭地来到媚香楼,亲手将象牙折扇连同祖传的琥珀扇坠交给李香君。二人定下百年之好,郎有情、妾有意、共剪西窗烛、柔情似水长。

????侯方域哪里知晓,扇中藏血泪,鸳鸯即两分。阮大铖计议成功,

????随即到县衙报案,自己的府中失了窃。一股暗波汹涌而来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蓝色中文网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(需注册会员)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,传给QQ好友